8.0

2022-09-02发布:

推荐几个国外的网站孽中的曙光

精彩内容:

      序  章

          我叫蕭媚兒,出生在大海中央美麗而神秘的島國——絢龍島,今年20歲,就
        讀于宛赤學院。

          我有個大美女媽媽秦雨,溫溫爾雅的父親蕭無塵,還有一個帥氣高傲的哥哥
        蕭十一狼。

          據說,他出生的那個月從初四開始每天晚上,絢龍島東海岸上那塊斜斜探入
        海去的巨岩上,就會出現一匹渾身銀豪的孤狼,仰天對著異樣血紅的月亮嚎叫。

          蒼狼嘯月,血月當空,這種異像一直持續了十一天,直到十五月圓,哥哥誕
        生于世,發出第一聲啼哭時,這讓人毛骨悚然的異像才停止。這件事島上的人都
        覺得又可怕又奇怪,爸爸認爲哥哥是個有福的人,是他的降生制止了這可怕的異
        像,就給哥哥起了這個奇怪的名字。

          和哥哥比起來,我出生時就可愛得多了,媽媽生我時,是在傍晚,滿天的火
        燒雲,絢爛多姿,美極了。

          大我兩歲的哥哥和我讀同一所大學,害我經常要轉交他的崇拜者的情書,和
        被人追問他的情況,當然,有好吃的東西做報答,也還算是件美差吧。而且家裏
        的人都很疼我,我生活的非常的幸福。

          一個星期天,我和哥哥約好前往海邊森林玩。哥哥開車載我到了森林,他在
        一棵巨樹的樹蔭下畫著他最喜歡的寫生畫。還好沒人知道,我哥哥還是個熱愛藝
        術的人呢,不然,那些癡迷哥哥的女生,更會纏著哥哥不放了。

          這也是大好的時光,哥哥卻只能帶我這個妹妹一起出來的原因了。還有一個
        原因嘛,當然是因爲哥哥需要一個模特,而我最合適。不管怎幺說,我也是學校
        裏最可愛的女生呢,雖然不是最漂亮的。(我暗暗吐了吐舌頭,嘿嘿。)

          午後的陽光,照的我這個沖著哥哥站著的模特都有昏昏欲睡的感覺了。突然
        間,哥哥身後的巨樹,開始傾斜,向哥哥的方向倒了過來,我一下就嚇醒了,大
        聲喊:‘哥哥,危險!快躲!’可是,哥哥他,竟然在我的喊聲中很奇怪地昏倒
        了!!!奇怪,樹還沒有砸到他耶,這是怎幺回事?

          我情急之下只想著要救我哥哥,可我一個弱女子怎幺可能阻止一棵巨樹呢?
        怎幺辦啊?誰可以救救哥哥!就在那時,一種強烈的執念閃電般劈進了我的腦海
        裏。燃燒,燃燒吧,巨樹,我決不允許你傷害我哥哥,這樣的念頭越來越強烈,
        我感覺自己的身體都炙熱的燃燒了起來。

          我親眼看到自己全身的肌膚變的火紅,就如同有火焰在皮膚下燃燒著,十指
        指尖更是紅的異樣。眼看巨樹就要砸到哥哥身上,‘不要啊!’我大喊出聲,而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道道紅色的光芒劈了過去,那巨樹竟然在紅光下真的自己
        燃燒起來了,並且隨氣流上升,在空中化爲灰燼,漂散于空氣中。

          我整個人都傻了,楞楞的跪坐在地上,直到我想起了哥哥,才匆忙爬起來,
        跌跌撞撞地跑到哥哥身邊。我拍打著哥哥的臉頰,哥哥慢慢地睜開了眼睛,我心
        裏一松,人有一種虛脫的感覺,靈魂彷彿都離開身體了。那棵巨樹已經氣化消失
        了,一切都了無塵埃,彷彿什幺都不曾發生過一樣,可是……



        請不要轉載文章,謝謝!

       2003-10-9 01:32 AM     

      火舞
      尊敬的原創者





      積分 74
      發貼 68
      注冊 2003-7-17
      狀態 離線                第一章 火之印

          在熟悉的呼喚中,我醒過來,哥哥用很奇怪的眼光看著我,他說:‘怎幺回
        事,你剛怎幺昏到了,還渾身是汗?’

          我一楞,才想起今天發生的事,我還以爲剛才是在做夢,原來竟是真的,但
        是,真好笑,不是哥哥昏倒了,而我要去救他嗎?怎幺我這救人的人反而倒嚇昏
        了?

          這時,樓下傳來媽媽的喊聲,溫柔平靜的聲音裏隱藏著焦急與擔心,‘狼,
        媚兒醒了嗎?要是醒了,就一起下來吃飯。剛才大夫說了,她沒事的,多吃多休
        息就好了,還要她起多來活動。她怎幺樣了?’

          ‘媚兒已經醒了,我們這就下來。’哥哥回答媽媽說。我聽到了喊聲,趕快
        坐了起來,乘機逃避哥哥的問題。我搖搖晃晃地想站起來。哥哥一看,趕緊扶著
        我,我有點虛弱的靠在哥哥懷裏,讓哥哥攙扶著下了樓。我有點膽戰心驚的想,
        如果哥哥再問我應該怎幺告訴哥哥?我也不知道爲什幺那棵樹會自己燃燒的呀,
        全然忘了當時哥哥已經奇怪地昏倒,根本不知道那棵燃燒的巨樹的事。
            
          好在,整個晚上,疼我的爸爸媽媽,一直很關心我,讓我吃這吃那的,而哥
        哥也好像忘了這個話題,一直也沒再追問。
           
          夜半……

          我好像做了一場噩夢一般,渾身是汗的醒來,迷糊中卻看到我房間裏,有著
        光亮的一團,我嚇了一跳,馬上清醒了。仔細一看,一個有著透明閃光翅膀的美
        女,而且是全裸的美女。我的眼睛大概瞪的像銅鈴一般大小,下巴快掉到地上,
        驚訝的張大嘴巴。

          美女看我那樣,笑的很開心。說,‘別怕,我是你的朋友。’

          我疑惑的看著她(或者應該說是它,不管是什幺,都好美好美哦,而且聲音
        那幺的溫柔婉約,柔美動人,真想醉在裏面,那個笑容更是陽光燦爛,令人無法
        移開目光。)

          哦,天啊,我幾乎呻吟出聲,我都想些什幺呢,半夜屋裏出現了怪物,還那
        幺胡思亂想,真想給自己一巴掌,可,會疼的,算了吧。我收了收口水,開始鎮
        定的看著美女,美女一直笑意盈盈的看著我。見我好像正常了,才開始說話。

          ‘你不介意我坐下吧?’

          ‘哦,不介意呀。’這都是什幺對什幺嘛,我心裏奇怪著,但接下來的時間我
        幾乎都是在驚訝中度過的。

          她告訴我,她是精靈女王。(難怪那幺美呢。)在現實裏,她是服裝界的天
        之嬌女,知名的模特、服裝設計師——尹蘭靈。

          精靈——這樣的生物居然存在著,真不可思議啊!我心中還在驚訝,一個更
        大的炸彈爆炸在我面前。

          ‘而你,是我們精靈界火之一族的繼承人。’美女的柔柔嗓音說出的話竟如
        此的讓人難以置信。

          我就那樣傻傻的呆掉了。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呀。

          美女彷彿看出我的心事,她說:‘一般人看到我,不嚇傻了?不驚叫?你怎
        幺那幺容易就接受我是精靈的事?如果,你不是火之族,你今天怎幺可能控制火
        之術,而且,還是強火術?’

          ‘火之術?今天下午的火真的是我放的?’

          ‘當然,普通人是不會知道精靈的存在的,如果不是你發的火之術,驚動了
        我,我也不會找到你。不過,不管你多幺的驚訝,你都要記得,你從出生就會火
        之術,那幺你注定是火族之女,所以,你一定要爲所有的精靈保守秘密,任何人
        都不得知道你是精靈,和精靈的存在!!包括你的家人!否則,有什幺後果你自
        己也知道,人類會把我們當實驗品的!’……
           
          時間在沈默中流失,美女沒有說話,在等我消化今天知道的事實。我疑惑的
        看著她,‘爲什幺我是火族精靈,我爸爸、媽媽呢?爲什幺他們也不能知道?他
        們難道不是嗎?’

          ‘唉……’美女長歎了一聲,說,‘你知道嗎?你是到目前爲止唯一的一個
        特例,按理說,所有的精靈都是一出生就是精靈,即使是隔代遺傳,也是出生就
        是精靈。而我自然感知到他們,然後會派人去教導他們,保護他們,而你,直到
        今天,才自己暴露自己是精靈,如果不是你用火之術,我們大概永遠不會知道。
        連我們都無法清楚你是怎幺隱藏了自己的精靈之氣的。而你的父母,我剛已經試
        過了,是正常的人類。’

          ‘試,怎幺試呀?’美女走,哦,不,飄了過來,用手一拂,我的草莓純棉
        睡衣扣子就自己開了兩顆,露出了我潔白的脖子和胸前一片肌膚。

          怎幺感覺比平日肌膚更白了?一種炙熱燃燒的感覺出現了,和下午一樣,天
        啊,不會吧,她不是要我放火燒了自己的家吧,好熱。

          ‘你自己低頭好好看看吧!’美女的聲音又飄過來了。我無意識的隨著聲音
        低頭。只見我胸前,雪白的肌膚慢慢的浮上了一個紅點,慢慢的擴大,火熱的感
        覺都集中在這裏。

          慢慢的,那團紅色變的清晰了,竟是一個火焰般的紅色印記,火紅的火焰是
        那幺的清晰,讓我想當它不存在都不可能,而且,這火焰宛若在燃燒一般,有生
        命的晃動著。我望著火焰出神,這就是我是精靈的證據?怎幺會這樣?

          ‘精靈,難道我真的是精靈?’我喃喃自語著。

          ‘是的,無庸置疑,你就是第858代火族精靈公主,按照排下來的族名,
        你的精靈之名爲火舞!我以精靈女王之名義宣布,從即日起,你將繼承火族之王
        位,賜名火舞。望你成就火之靈,不負火舞之名。’

          我傻傻地看著精靈女王嚴肅的面孔,迷茫的目光沒有一絲確定,‘我是火族
        公主?我是火族公主?’我嘴裏不停的嘟囔著。

          ‘接下火之靈冠吧,那是你火族之王的象征。’我看到女王手裏浮出一個光
        球,裏面是一個很小的王冠和一套衣服。光球自己飄了過來,直接撞進入了我胸
        前之火焰印記中,我嚇了一跳。

          ‘不!’我脫口而出,‘我不是精靈,更不是什幺火族公主,我,我,我什
        幺都不知道!’

          ‘來不及了,你不要抗拒你的命運。本來我應該告訴你一切,但我和你的火
        之靈溝通,發現你的一切都封印在火靈裏。火靈也警告我不要告訴你任何事情。
        火靈說,你的命運必鬚自己追尋,因爲你的特別,所以,我必鬚尊重你的靈。而
        火王之冠,是屬于你的,精靈沒有權利之爭,因爲,精靈族的王位象征是自己擇
        主的。所以,不管你怎幺樣,你都是火之王。火冠是自己跟我來的,不是我帶來
        的。你懂了嗎?’

          ‘現在,我要走了,你的命運完全由你自己掌握,你不必擔心,你不用服從
        我,雖然我是精靈女王。還有,從現在起,你可以看到火之印,有火之印的都是
        火族之精靈。至于怎幺和火族精靈相處是你的問題,火靈告訴我不能說。不過,
        你一定要小心,你的精靈之氣已經出現,小心法師會來抓你。法師是我們精靈的
        天敵,你一定要小心。有事就呼喚我。’邊說,美女的身影邊慢慢變淡。

          ‘等……等等,我怎幺呼喚你呀?’

          ‘只要想我,我就會盡快趕來的。’聲音彷彿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她完美的
        身影也完全消失。

          這都是怎幺回事???

          我把手指放到嘴裏,狠狠地咬了下去,‘啊~’好痛,我趕緊捂住了自己的
        嘴,痛死了,不是夢!天啊,不是夢呀。我看看那火印還在,只是火苗中多了一
        點銀白色,好像是那王冠。可,怎幺可能?爲什幺是我?爲什幺只有我?爸爸、
        媽媽都不是精靈的呀。

          爸爸、媽媽不是,我怎幺可能會是精靈?我是隔代遺傳的?爸爸、媽媽……
        對了,哥哥!!那哥哥呢?她沒有說哥哥是不是精靈呀。

          ………………

          女王說過,我現在可以看到火之印了,那哥哥會不會有呢?我要去看看,暗
        暗的下定了決心。我不想只有自己成了精靈,我真的好怕,突然之間,自己一個
        人成了怪物。

          我已經有好多年沒進過哥哥的房間了。在絢龍島,因爲彼此間非常尊重,沒
        有特別的情況和邀請,是不可以進別人的房間的,即便是父母進子女的房間也必
        鬚經過孩子的許可。我偷偷的掂起腳尖,向隔壁哥哥的房間走去……



        請不要轉載文章,謝謝!

       2003-10-9 01:34 AM     

      火舞
      尊敬的原創者





      積分 74
      發貼 68
      注冊 2003-7-17
      狀態 離線                 第二章 探尋

          一幢兩層的歐式小樓,紅瓦白牆,外面是美麗的有噴泉的小院。樓下房間比
        較多,一個主臥室,兩個客房,還有書房、廚房、浴室,一應俱全。樓上的結構
        則非常簡單,兩個臥室,一個浴室,還有一個大的露天陽台。整個小樓只有樓梯
        處亮著一盞小燈,提供著安全而舒適的柔和光線。

          咦?二樓有個人影在晃動?小偷?什幺小偷,那是我!!(向作者抗議,竟
        然寫寫把我變小偷了。你的行爲就是像個小偷啊,還不許人說!)

          我靜悄悄地推開哥哥的房門,掂著腳,貓著腰,真像個小偷一樣溜了進去。
        想想真是好笑呢,我只是看看嘛,又不是真的做什幺,幹嗎那幺緊張呀。我放松
        了一下心情,站了起來,藉著從樓梯口的小壁燈照進來的微弱光芒,我看到了一
        個除了四散的衣物以外,還不算太髒亂的房間,我們自己的房間自己收拾,根本
        不會有人進我們個人的臥室的,看來哥哥還蠻勤勞的呢。

          我悄無聲息地走到哥哥床前,哥哥呼吸均勻,睡的好香。唉,真羨慕他,我
        怎幺都沒那幺好命呢,半夜還要來看他是不是精靈!(又胡思亂想了。)回過神
        來,我應該怎幺看火之印呢?火之印怎幺表現出來呢?大美女看我的時候,是把
        我衣服解開,看皮膚上的印,難不成,也要我……我的臉‘唰’一下就紅透了。
        長這幺大,我還沒真正看過男生的裸體呢,但願哥哥的火之印在很明顯的地方。

          先看看外面的皮膚啦。我紅著臉,看著哥哥被子外面的皮膚,沒有。我小心
        的伸出手,掀起哥哥的被子,仔細看了一圈,睡衣外面的皮膚也沒有!我險些昏
        倒,這,放棄?還是繼續?放棄,那我不是就孤零零的自己成半人半精靈?不,
        我不要,上帝呀,至少要讓哥哥也和我一樣呀,我們是同血緣的呀!我們流一樣
        的血。哥哥一定也是精靈的!我一定要繼續看。可,……怎幺看呀?

          我煩惱的颦起了眉。不管那幺多了,我一狠心,一咬牙,將我的小手探到了
        哥哥睡衣的襟口。我的火之印在胸口,但願哥哥也是,我樂觀地想著。手接觸到
        了哥哥的睡衣扣子了,感覺一股熱氣從手向手臂湧去,那熱氣漲紅了我的臉蛋,
        我閉了閉眼。沒關係的,就解開看看而已呀。下定了決心,我顫抖著手解開了哥
        哥的睡衣扣子。

          第一顆扣子,第二顆、第叁顆……怎幺還沒有?哥哥的胸膛已經微微露了出
        來,潔白的一片,什幺都沒有。我心裏一急,也就沒那幺害羞了,手也不抖的那
        幺厲害了。我連忙把扣子都解開了,拉開了睡衣……

          我幾乎跌坐在床邊,沒有,什幺都沒有!怎幺可能呢?難道是男女有別?哥
        哥的火之印和我不在一個地方?一絲希望再度燃起。可,別的地方?我該怎幺看
        呀?燥熱的感覺又侵襲了我的臉龐,我用雙手捂住自己的臉。

          ‘唉……’我認了,怎幺也要證明火族還有別的繼承人,我可不想做什幺火
        族公主,更不想做火族之王。如果哥哥也是火族精靈,那就讓哥哥做王,我輔助
        哥哥就好了。至少讓我知道我不是孤單的一個人,哦,不,是孤單的一個精靈。

          我又爬了起來,堅定的看了看哥哥。我希望哥哥睡的熟一些,更熟一些!我
        感覺到我的眼睛開始集聚了一種力量,然後,就有一束光襲向了哥哥。嚇了我一
        跳,怎幺回事,沒傷到哥哥吧?

          我仔細一看,哥哥呼吸還是那幺勻稱,看來沒事,那剛的光?我剛才是想讓
        哥哥熟睡,那幺……我用手拍拍哥哥,試探的喊著‘哥哥,哥哥……’沒反映,
        我加重了力氣,還是沒反映!太好了!我輕輕拉起哥哥,把睡衣整個解了下來,
        胳膊、前胸、後背,我都仔細的看了又看,連一點點紅痕都沒有!

          失望的感覺一波波襲上胸口,我手一松,哥哥就摔落床上……天啊,我緊張
        極了,瞪大眼睛等看哥哥有什幺反映……一秒、兩秒、叁秒……沒任何動靜。

          ‘呼~’松了一口氣。咦,剛的光那幺有效?哥哥睡的好熟哦。那我不是可
        以爲所欲爲了?我可以仔細的找火之印了。我高興的看著床上毫不知情的哥哥。

          下面,該看……腿了?我一橫心,就閉著眼睛把哥哥的睡褲拽了下來。閉著
        眼?閉眼怎幺看呀,我連忙睜開眼睛,應入眼簾的是哥哥充滿肌肉卻健美修長毫
        無贅肉的腿,很迷人呢。

          ‘啪~’我終于給了自己一巴掌,都想什幺呢,集中精神,我開始仔細找,
        前前後後,連腳心都找了。還是沒有!怎幺可能!!他可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和我
        流一樣血的人呀!

          我又仔細看了哥哥全身一遍,每一個地方都不放過,包括腋下,頸後……可
        哪都沒有呀!哥哥身上全都看遍了呀!等等,不對,那還有件白色的小衣服,哥
        哥還穿著內褲呢!難道,難道……男生的火之印會是在那裏?!

          可是,我怎幺可以脫哥哥的內褲呢?我的臉火辣辣的燒起來了。可是……可
        是……萬一真的在那裏怎幺辦?都已經看到現在了,難道就這樣放棄了?

          ‘OH,MY GOD!’這真是上天折磨我啊!我瞟了瞟哥哥,看?不看?看?不
        看?……看!必鬚看!我相信哥哥一定也是精靈的!我堅定的走到床邊。伸出了
        手……

          手指觸到哥哥內褲的邊緣,不能控制的自己抖了一下。閉了下眼睛,鎮定心
        神,勇敢的睜開,正視哥哥……

          咦?!那裏怎幺鼓鼓的?雖然從來沒真的看過男生的那個地方,可是,知識
        還是有的,平時不是應該軟軟的嗎?偷看小說和A片時,也了解到,只有那種時
        候才會變大的呀……

          那一瞬間,好奇心戰勝了一切,我毫不猶豫地褪下了哥哥的內褲,猛的,一
        個東西彈了出來,嚇了我一跳。我目瞪口呆的楞住……

          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很大?不過,我也沒真的見過別人的,無從比較。對
        了,還是快看看有沒有火之印吧,我,我,我的手怎幺自己變成淡粉色了?

          而且,哥哥的……怎幺自己在顫動呢?

          不能胡思亂想的,我刻意壓制心裏一切想法,專心的看著,尋找著,沒有?
        還是沒有?!

          無法克制的恐懼一波波的湧上心海,讓我什幺也無法顧及,我伸手分開哥哥
        的腿,前前後後的尋找,手指也觸及哥哥的各個部位。不管我怎幺找尋,都沒有
        火之印的蹤迹。

           ‘ 嗚~’ 我跪在床邊,淚水從指縫滲出,我徹底的失望了,爲什幺?這是爲
        什幺?爲什幺只有我是精靈?爲什幺連我最後一個希望都不能成全?我和爸爸、
        媽媽、哥哥,都是不一樣的。我,只有我是精靈?只有我是妖怪!

          ‘哭泣是沒有任何作用的!’不知哭了多久,我的腦海裏又自動湧上了每次
        受委屈時的想法。我用手背狠狠的抹去淚痕,有什幺了不起,一個人就一個人!
        是精靈也沒什幺關係的!如果我不是精靈,下午還救不了哥哥呢!我自我安慰地
        想著。那時,我怎幺也無法想像,我是精靈將會給我帶來多少的災難。

          我看了看床上哥哥的裸體,臉蛋不由自主地又紅了紅,我趕忙過來,手忙腳
        亂地給哥哥把衣服穿上,隨手蓋上了被子……,像個貓咪一樣沒有聲息的逃回了
        自己的房間。

          我爬在自己的床上,回想著今天這個多事的日子,最後想起了剛才看到的一
        幕,從來沒見過真正的男人身體呢,渾身又開始發熱了……,其實,哥哥真的很
        英俊呢,身材也好,不胖,但很結實,和哥哥總鍛煉有關係吧。

          天啊,我都想什幺呢?什幺時候才能改掉胡思亂想的毛病呀!……



        請不要轉載文章,謝謝!

       2003-10-9 01:36 AM     

      火舞
      尊敬的原創者





      積分 74
      發貼 68
      注冊 2003-7-17
      狀態 離線 第叁章 精靈與法師

          早上,我迷迷糊糊地被媽媽叫起來,胡亂地塞了口東西,就匆匆地坐上哥哥
        的順風車,來到宛赤學院,我和哥哥一起讀的大學。值得慶幸的是,車上,哥哥
        對昨夜的事好像毫無察覺,也沒有追問我森林的事情。早知道哥哥忘記了,剛才
        一路上,我也不用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心裏還總有只小鹿在撞。真是的,
        真的是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我怎幺那幺膽小呢,還什幺火精靈之王,笨精
        靈還差不多呢。課堂上,我也一直在胡思亂想……

          課間,一個一年級的好美好美的女孩子向我走過來,臉蛋粉粉的,嫩嫩的,
        皮膚細若凝脂,長長的頭髮在風中飄舞。天藍的連衣裙,腰間系著一根繩扣,把
        小蠻腰顯露的盈盈一握,加上走路的樣子,裙子的飄動,好細好美的腰。裙下雖
        然只露出一小截小腿,可是,白白嫩嫩的,骨架均勻,讓人清楚的感覺到,裙下
        一定有一雙修長而迷人的腿,小小的玉足,光裸著,踩在細帶涼鞋上,是那幺的
        精致。天,整個是在上天的眷顧下生的,每一個地方都顯示著造物者的仁慈。

          她叫吳彩依,是今年的新生,剛一入校,就被評爲最有可能繼任下界校花的
        人選之一。我的腦袋自動蹦出了眼前女孩的資料,她學習優異,家庭環境優越,
        有花不完的錢,自小被人當公主一樣捧在手心裏呵護,故此,有點驕縱,除此之
        外,沒有什幺毛病。我絲毫沒有注意,我的頭腦已經和原來不一樣了,可以知道
        很多根本不知道的事情。

          ‘呵,是個小公主呢?不知道找我幹什幺?’我心裏暗想。

          ‘你,你是媚兒姐姐吧?’臉紅紅的,吳彩依嬌羞的對我說著,聲音甜甜的
        膩膩的。開口就姐姐,臉還那幺紅,呵呵,我知道她找我做什幺了?

          ‘是啊,你找我做什幺?’

          ‘我,我是想和姐姐做個朋友的。’有話還不直說,做我朋友,哼!

          ‘看上我哥了?’我直接挑明。

          ‘啊~?’她顯然被我的直接嚇到了。我玩著手上的飲料吸管,沖她甜甜的
        笑,‘很多人找我交朋友,目的都是一樣的,你不用驚訝。而,我對做朋友沒興
        趣,不過,你要是有什幺字條呀,情書呀,禮物呀,我可以替你轉交我哥哥,但
        是,我那冷酷哥哥一向都不理的哦,還有,要我轉交,可以,條件是請我吃冰淇
        淋。好了,說完了。’

          一口氣說那幺多,真是累啊,好熱,今天好像特別的熱,感覺口幹舌躁的。
        我趕緊低頭大大的吸了一口涼涼的飲料,恩,好舒服~清涼爽口。

          她還傻站著呢,呵呵,我心裏輕笑,當太久的公主了,人變傻了。

          ‘餵,看起來你是沒準備,沒關係的,你回去準備好再來找我。現在,你可
        以先走了。’

          她楞楞的看了我一眼,真的聽話的轉身走了,我笑的腰都快直不起來了,好
        可愛,好笨的小公主呢。

          ‘你又淘氣了!’哥哥冷冷的聲音傳來,我一看,再次看到我每次這樣做的
        時候,哥哥眼睛裏的不贊同了。

          ‘哥哥嘛,反正你也不想女人煩你的,幹嗎不高興,你喜歡這個?那我給你
        追回來去。’說完,我作勢要去追。

          ‘你給我回來,調皮鬼!’

          ‘哦,你叫我回來的哦!那幺漂亮的也,還那幺年輕呢……’哥哥一點聲音
        都沒有,我發現哥哥楞楞地看向吳彩依離去的方向。難道哥哥真的動心了?我不
        自覺的也看了過去,吳彩依的背影已經快消失在路的盡頭了。可是,那天藍的連
        衣裙下,有一個火紅的印記,在背脊的中央,那幺地明顯!是火之印!

          我也一下就傻在那裏了。難怪我剛才感覺那幺熱呢,火精靈呀!

          ‘鈴~’上課鈴震回了我的叁魂七魄,我一轉頭,哥哥早就不見了。我連忙
        跑回了教室。

          一直到放學,我都沒再看到哥哥,真的很奇怪,平時哥哥都會等我一起回家
        的。于是,我在校園裏找尋著哥哥。到處都找不到哥哥,天慢慢的黑了下來。我
        一時不知道該怎幺辦,忽然,我感覺一團火焰,像是向我求救般的感覺,召喚我
        跟它去。我無法克制的向火焰而去。

          追隨著火焰,我來到了學校後院,一個體育器械房,那是放新買的體育器械
        的地方,普通的人是不可以進的。現在房門卻是虛掩著的,火焰就順著門縫飄了
        進去。

          我來到門口,卻看到了讓我極度憤慨的一幕!運動器材——木馬上,仰面朝
        天的綁著一個女子,手腳都被分開,分別綁在木馬的腿上,看的出繩索縛的非常
        緊,因爲女子的掙紮,繩子已緊緊的陷進了皮膚裏,而一個高大的背影,站在木
        馬前,正擋住我的視線,使我無法看到她的樣子。那女孩的衣服更是早已不見了
        蹤影,修長雪白的腿顫抖著,腿上還有塊塊的紫青痕迹。

          我正想叫喊出聲,就看到那個木馬前的背影猛的動了一下,接著就聽到一聲
        慘叫,雖然無比淒厲,但卻仍不失其柔媚的音韻。好熟悉的聲音,我一定聽過。
        不好,吳彩依!

          我連忙推開門,大喝:‘你幹什幺呢?快放開她!’那個身影應聲回頭,一
        張熟悉的面孔出現在我眼前,體育老師——劉楓!那個木讷忠厚經常被我們捉弄
        的體育老師。我張口結舌,但此刻的老師,眼睛裏卻流竄著極其詭異的色彩。

          天!我的臉‘騰’地一下就紅了起來,燒得兩頰燙燙的,他……他在做什幺
        啊?劉老師穿著一套運動服,剛剛背對著我時還沒什幺,這一轉過來,他那裏,
        他的褲子是拉下來的,一根好粗好長好難看的陰莖直挺挺的,羞死人了。

          我嚇得往旁邊一跳,轉目一看吳彩依,啊!那粉粉嫩嫩的俏麗臉蛋上五個紅
        紅的指痕,宛然如生,半邊嬌嫩的臉頰都腫了起來,胸前的校服被扒開,露出一
        片雪白光潔的玉肌,胸前那對盈盈不堪一握的乳房,像兩個倒扣起來的瓷碗,可
        是那粉瑩瑩的乳房上,同樣有著凜凜的指痕。

          那細若凝脂的玉膚簡直一掐就能掐出水兒來,劉老師怎幺忍心殘忍地抓弄她
        的身體啊?

          天藍色的校裙被粗魯地撕開了,不堪一握的柔軟細腰暴露出來,下面…

推荐几个国外的网站